冯十年。

冯时。破写字的,写破字的。
梦想是填坑和画画。

非典型abo

兰斯x郑融。是个坑。













没空补:)

是梗。

夺梦:北京爱情故事
北城天街:灼夏
相见欢:桃花溪
伪装者:玉楼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清明上河图:吸血鬼清明x热血少年河图。同学要的
朝圣:abo有点儿强的那种。是那篇车的原构思(。)

一个tag。

我觉得挺好听的。

【方王】五感缺失

#我要产粮我要开车我要给对象一个惊喜或是惊吓
#准确的说是四感......五感缺失有点可怕可我想不到题目了
#ooc专业户(。)
#没车。
#强迫症想凑五个。自抱自泣。

王杰希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皮。他方才从一个噩梦中惊醒过来。也许这梦境太过真实了,以至于他的眼皮眨与不眨,眼前都是一片叫人发慌的黑。都是三十出头的人了,他自是不会生怯了的,只是当做了凌晨时分天色过暗的缘故。

只是这夜黑的有些过分了吧。

家里的窗帘并不是那种不透光性的,即使是午夜时分也能看见窗外的繁星点点。王杰希眯起眼睛,他甚至连对面的电脑桌的轮廓都无法看见。异样的感觉从心头油然而生,除了视觉以外似乎还有什么其他东西受阻。权当是被噩梦扰了,很快地他便阖上了双眼,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眠。

太安静了。

风吹树梢的声音,钟摆滴答的声音,枕边人平稳的呼吸的声音......似乎都销声匿迹了。

......等等?方士谦?

不安的念头愈来愈烈,王杰希将手指轻轻探向了床铺的另外半边,一阵摸索后所得出的结果竟是雪上加霜。

方士谦不见了。

霎时他猛地打了个哆嗦,一股寒意蹿遍了全身。好在枕上和被底的余温还是留给了他一点期望的。他动了动嘴唇,尝试着呼唤恋人的名字。

“方......”

下一秒便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魔术师那双常年操作着鼠标键盘的手罕见的有些微微颤抖。将手指关节碰触到脖颈间那处微微凸起的地方后。王杰希咽了一口口水,刻意提高了嗓门,重复了一遍方士谦的名字。

他感受到了喉结是微微滚动着的。

他也发现了自己看不见,也听不见了。

-TBC-

———————瞎几把扯———————

“王杰希你吼个p啊带着耳塞睡觉就很了不起吗不就是停个电啊看把你吓得。”

别信。

王不留行x百花缭乱

。瞎几把扯,ooc专业户
。肉渣
。眼爹快生!!(喂??)
。想了想还是打上了两人的tag。不喜自删。



1.

在所有的神级账号卡里面,除了一枪穿云,最不善言辞的大概就是王不留行了。

倒不是说他不会说话,只是他不知道和谁说话。夜雨声烦太吵,君莫笑无耻下流,木恩又是个腼腆的孩子。索克萨尔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只可惜是敌方阵营的。

索性他就不说话了。

2.
在所有的神级账号卡里面,除了夜雨声烦,最能说会道的大概就是百花缭乱了。

从抱怨石不转查寝太严又扯到今晚上喝桃花酿约的扣1,偶尔也会感慨物是人非浅花迷人长大了不陪睡,闲的发慌了就专门跑到兴欣捡软柿子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有滋有味。

3.

总的来说,就是王不留行闷的不行。百花缭乱一刻也不带消停。所以无论如何,联盟的神级账号卡们也不会想到把这俩人组在一起的。

所以当听说这俩人搞到一块了的时候,就有人,啊不,君莫笑吐槽道这俩人不怎么般配。

“我呸,说我不消停还不够,还说他闷?嗯??谁给你的勇气说他闷了?梁静茹吗??”百花缭乱噼里啪啦大爆手速,对此表示不屑一顾。

对于恋人帮自己说话这一点,王不留行还是有点感动的。

然而这种感动在下一秒就消失殆尽了。

“那叫闷骚,不懂别瞎说。”百花缭乱啐了一口,如是说道。

4.
得了,自己还是继续闷着吧。

王不留行这么想着,然后差点被身下人突如其来的一个膝顶给弄萎了。

百花缭乱不满地瞪着他,仇恨值几乎被拉了个满,就连那双桃花色的眼角隐约沾着一层薄薄的水雾:“哈...你他妈......想什么呢!”

王不留行回过神来,冲他抱歉的笑了笑。随即一个深动作,以唇齿撕磨着他的耳垂,含混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你说我闷骚来着。”

“...啥?”百花缭乱一时没能跟上魔道学者清奇的脑回路,他晃了晃脑袋,神智却更加模糊不堪了。

王不留行也没作太多解释。他俯下身去,舌尖探出少许,专心致志地地描摹着恋人右耳的轮廓。水声在耳畔处滋滋作响,饶是百花缭乱也不禁憋红了脸。王不留行又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不过他已经听不清楚了。

听不清楚就算了。直觉告诉百花缭乱,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5.

......王不留行,王八蛋。

百花缭乱揉了把腰,暗搓搓给人下了个定义后便扯着嗓子怒刷存在感了:“王八蛋!不行!王不留行!小爷的早饭呢!!”

“...嗯?”王不留行一挑眉,甩了锅铲就往卧室里拐:“不行,是吗?”

我靠。不是,我没!百花缭乱吞了口口水,扯了扯嘴角,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来:

“没什么,魔术师先生。您忙吧,我吃柠檬就好了。”

王不留行自然是听出了百花缭乱话语里携着的火药味。不过他也没太在意,而是向他的方向凑近了些,连鼻尖都要碰在一起:“百花缭乱,还记得我昨天晚上说了什么吗?”

“哈,不记得了。不行你说啥了?”百花缭乱下意识地向后挪了挪,眼见对方眼神顿时晦明不定了起来方才意识到自己作了个大死:“额...闷骚啊。不行,呸,王不留行小爷我不就随口一说......你还当真了?”

“没错。”王不留行笑了笑,一个伸手,将百花缭乱揽入了怀里。

“而且,我负责闷,你负责骚。”

三中x你

#邯郸三中,没错就是我们学校。
#自娱自乐,脑洞清奇,内含对一二四中校服的吐槽。
#能接受的话就点开看吧。

夏天到了。你欣喜地从衣柜里翻出夏季制服,套上了上衣和裙子,系好领结。唇边擦着樱桃色的口红,蹬着擦的锃亮的小皮鞋。又对镜子整了整微微皱起的褶子,随即“跶跶跶”地出了门。

你可能有些兴奋过度了,以至于你没看见迎面而来的他。擦肩而过时,你听见了一声轻笑,以及一句嘲讽的话语。

“啧,丑死了。”

你在听到那声笑声的一瞬就知道到了那人是谁。于是你转过身去,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扯住他的后领:“喂,你什么意思啊?”

“啊,我?我对你没意思啊,是你想多了吧?”他侧过脑袋,意味不明地歪了歪:“不是我说,就你这搓衣板身材,要啥没啥的,还好意思穿我设计的校服?啧啧,还涂口红,知不知道学校不让化妆啊?”他说着,转过身来,揉乱了你精心打理过的发型。

你气急,挥着粉拳,眼看着就是一下:“那你说,我适合穿什么?”

他微微蹙额:“嗯,我想想......二中四中的企鹅装,虽然有点儿傻,但是和你比起来完全就是相形见绌。还是一中吧,锄大地的农民装还是蛮适合你的。”语罢,你的拳头便飞了过来。而罕见的,他竟然接下了这一击,海蓝色的眼瞳里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是说真的,要是当初再努力点儿的话,你没准儿已经穿上一中的校服吧?那很适合你的,真的。”

你顿时语塞,缄默着,无力地垂下了手,一改方才刁蛮的模样,用着细如蚊呐的声音嘟哝着:“要是那样,我就不会遇见你了......”

他可能听见了你说的话,也可能没有听得太清楚。只好把你的头发顺了回来,随即迈开了步子,随意摆了摆手,也不知是作告别还是嫌弃状:“总之,好好努力吧,加油啊。”

你看着他的背影,一瞬有些失神,一抹笑意不知何时爬上了你的嘴角。方要离开,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冲着他的方向追了过去。

“混蛋!一边说我要啥没啥一边还偷看我胸口!!我要杀了你啊啊啊!!!”



温柔的:

“我喜欢你,你不知道我喜欢你 ,你讨厌我。但我想让你看见外面的风景。世界很大,不要为我驻足。我想让你站在更高的地方,遇见更好的人。”

霸道的:
“我补课我考试,我乐意,关你什么事,嗯?渣渣就是渣渣,不配在我这里学习,也不配穿上我设计的校服。你的所有荣誉都是我的,但我的荣誉不可能只属于你一人,你最好心里清楚这点。你愤怒也没用哭也没用,毕竟是你选择的我,而不是我选择的你。”

↑这才是三中真面目。
狗B三中,我呸。

#小绿和小蓝。全员中考祝福。
#有点赶,ooc见谅。
#给我滴哥♡我爱他一辈子!

你好,人类。我是机器人小绿。

小蓝告诉我,人类除了高考,还有一门很重要的考试叫做中考。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人类要发明这么多考试。而且要求机器人给人类加油这一点我也无法理解,人类又不能像汽车一样灌满汽油。

但是小蓝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类,他说的话一定是正确的。所以只要在人类的身体里灌满人类食谱中必不可少的食用油,人类就可以突然变聪明了吗?怪不得小蓝总是吃油炸食品。可是人类又将油炸食品定义为垃圾食品。既要聪明又不能太过聪明,人类真是一种自相矛盾的生物。

即使如此,我也会依照小蓝的命令为你加油。人类,记得多多加油!



你好啊,我是小亚麻。

离中考就剩不到一礼拜了,是不是有些紧张呢?我刚成为实习警察的时候也是如此,心跳的很快呢。但是后来呢,我就逐渐放轻松了,因为这份职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什么惊天魔盗啊,黑帮土匪啊,那只是电影桥段里才会出现的情节吧(笑)。

中考也是这样,它不可能会考一些你根本就没有讲过的内容吧?所以你可以把自己想象成为警察,以笔代枪,将犯人逮捕归案。嗯......不过用犯人来形容考题的话,总觉得有些怪怪的(笑)。有的难题,就是犯......呃,头目们。若是没办法将它们拿下的话,就尽力解决掉那些小啰啰吧!

言而总之,就是尽力去战胜所有的对手啦!到头来你就会发现,一切都没问题的。而我 ,也会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好好保护你的(笑)。我发誓。



你好啊,亲爱的♪我是灰羽。

唔,既然警员小姐都告诉你不要紧张了,那么,来,先笑一个~你还真笑了啊,真是可爱。

中考呢,还是挺重要的呢。毕竟只要通过了它,就再也不用履行九年义务教育啦。但是这项考试的难度还是蛮高的。不过越难的东西反而越是有趣呢,不是吗?

我当时啊,可是煞费苦心了很久的。 需要有偿传授经验吗?一秒钟之内不作出回答的话就当你默认啦。嗯?反对意见一概不予接受。首先,你要要提前做好xx,还要注意观察xx,其次要避开xx和xxx......



你好,我是永乐。

不用管小少爷,当然,也别听他的。

在考场上投机取巧是及其不明智的行为,这种事情同自寻死路并没有什么区别。更何况,既然拥有将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的能力,这种做法纯属只是多此一举。

不过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做的话,来到伯伦希尔公司七楼的第三开发部找我会是一个好的选择,我可以将你作成标本,陈列在我的地下室内......

“——医生,可爱的小姑娘都被你吓跑啦♪”

“闭嘴,小少爷。”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维。

中考啊,虽然很想说不够看的,但介于你没有我那么聪明,我只能告诉你:连我这样的天才都会日复一日的在电脑桌前敲着代码,渴望着有朝一日能够让蓝前辈对我刮目相看;你一个平庸之辈若是连刻苦半个月都做不到的话,结果只能是被人甩在后面,和那条不听话的狗混在一起。

不过,你想要证明自己还是有点智商的话,那就拿出来点干货给我看看吧,要知道进了水的电脑只有被淘汰出局的份。所以你最好别让我太失望了。



你好,我是边境。

刚才一维说的那些我都听到了,我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把鼓励通通转化成为挑衅的。所以鼓励的话还是交给我吧。

首先来纠正一下一维的误区:平庸之人永远只是普通人,而普通人却不一定平庸一生。对于不甘平庸的普通考生来说,在考场上你的确没有太多优势。所以你尽管以平常心态应考就是了。

然而,以平常心态应考,从而导致稳定的发挥是尤为关键的一步。毕竟中考也是人类世界中一项至关重要的考核,只是将其寄托于临场发挥这种小概率事件上也未免太过草率了。况且临场发挥的不确定性可能会让事情脱离你的预期。当然,也不排除歪打正着的可能性。总而言之,我并不提倡这种做法。

虽然我并不相信这世上有运气存在,但我还是要说一声,愿你足够幸运。



你好,我是白槿。

拜第二次机会这项能力所赐,我可能是中考考场上唯一一个提前知道作文题目的人。但是你并没有这项能力,我也无法帮你预测中考的考题。

所以我希望没有这项能力的你在面对考试时能够更为小心谨慎。一次性地将中考这一人生中的第一个转折点牢牢把握在手心。从而站在更高的地方,看见更远的风景,遇到更好的人。由衷地为你祝福。



你好,我是笛子。

我觉得,考试和写东西这两者之间并没有太大区别。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考试有硬性要求,而中考则是更加强硬一点。至于写东西,有三点是你值得关注的地方。一是心无旁骛,二是持之以恒,三是天马行空。

你的思想永远是属于你的。你只需要专心致志答你的试卷,考完一门科目后迅速调整自己的心态,为下一门考试做好准备即可。至于他人的作为与情愫,那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除此之外,就是不到最后一秒钟绝不松懈,以及将答项写的越全面越好。

不过这种东西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过分的心无旁骛没准会丧失时间的观念,难题的持之以恒也许会耽误后面的题目,作文的天马行空可能会带来跑题的下场。至于如何斟酌损益,倒也不用过分纠结。不用多想,顺其自然就好。

加油。



你好,我是G7。

还有一个礼拜就要中考的话,那你的实力已经定型了。如果前期没有做好准备的话,那我劝你还是不要浪费时间给别人当垫脚石了,赶紧回家睡觉去吧。

如果知识要点都背会了,答题方法都掌握了,那么除了别紧张,关于思想上的工作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至于物质上的准备,无外乎就是身份证和准考证了,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几条关于考生丢失准考证的新闻。不想成为他们之中的一份子的话,就记得把需要带的东西都好好检查一遍。

至于鼓励的话,他们都说的差不多了,我既听烦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总之,准备好,不要怂,就是干,没有什么好怕的。



你好啊,我是小蓝。

什么,我只是敲了一个代码回来,就成为最后一个祝福者了吗?真是可恶啊,帅气的话都被小绿他们给抢走了!快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啊啊可我现在好困啊,只想睡上一觉......对了,睡觉!

众所周知的,我的作息时间总是,咳,偶尔有那么一点乱,但那是由于工作需要啦!但是考试和工作不一样,要是临考前没有保证充足的睡眠,指不定你就会在播放英语听力的时候睡着,是不是很可怕!

还有啊,机器人小绿的意思是叫你健康饮食,总是吃油炸食品可不是什么好习惯。至于我......嗯,还是工作需要啦!

不过话虽如此,我并没有要说伯伦希尔坏话的意思!它还是一家非常好的公司的!有许多志同道合的程序员以及小绿......啊不,不是因为有了小绿我才......不对,都不是!总之,伯伦希尔很好,小绿也很好!要是日后你也能来伯伦希尔上班那就好了!没准还能帮我分担一些工作呢,哈哈!所以你一定要加油啊!晚...安......zzz



你好,我是小绿。

小蓝也是的,录像机还没有关就已经睡着了。而且,我可是什么都还没有说呢。

和小蓝一样,可说的话题几乎都被人捷足先登了一步。嗯......这儿放着的印着我头像的马克杯是小蓝的吗?马克杯的话......水?

伯伦希尔有一项传统,是在中高考之际在考点附近提供免费饮品。一方面真诚希望各位考生能够取得优异成绩,同时对于提高伯伦希尔的声望有一定的推波助澜作用。如果你没有带足水,可以去伯伦希尔应援处解暑纳凉。

而且,宣传部在经过上层领导的审批及其征求了我本人的同意后,会带一些以我为原型的马克杯随机赠送给幸运考生。我和小蓝也会被随机分配至某个考点为考生加油。如果能够和小蓝一起为你加油并送给你马克杯,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我会向公司申请一下这件事情的。

不过就目前而言的话,天色也实在是不早了。那么加油,晚安,一周后见。

“——诶,那是第三开发部的永乐吗?他也和我们去同一个考点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之前说错话了啊。”

“——嗯?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

#七笛#
#就是那个什么,江苏高考卷#
#手残也是我圈第一#
#强行扣题,白话流,有ooc,有bug,有车#
#被屏蔽的节奏#

之前有段时间,我在微博上更新的作品大多与开车有关。我偶尔浏览群消息时,都能看见几个粉丝在议论这件事。我也会翻翻评论区,无一例外是“赞美”“保持车速”一类的评价。而在这些人之中,从来没有出现过你的身影。即使当粉丝提及这个话题时,你不是小心翼翼的转变话题,就是干脆装成不在线。

别人或许并不清楚,我却对此心知肚明。

你以我的受伤程度来判断作品能够得到的反响,是吗?那好,我成全你,但别妄想天下能有免费的午餐。作为代价,我会毫不留情的占有你的身体。我的目的早已从单纯的泄欲到变着花样的摧毁你的骄矜与自尊,逼迫着你露出那不为人知的一面。

“大大,今天我们来玩点不一样的吧。”

我不顾你的挣扎,一把扯过你的头发。你的发质很软,蹭的我的掌心有点发痒。可我是不会在乎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的。我现在要做的,便是狠狠的噙住你的唇瓣,撕开你的衣服,将我贯入你的体内。从你的口中发出的细碎的呜咽声无疑成为了这场与其是做爱不如说是鏖战的导火索。受这声音的影响,我似乎比平时要急躁了不少,动作也很是粗暴。你拼命的反抗着我,用膝盖顶,用手肘碰,用牙齿咬。啧,这大概是你全部的力气了吧?你还真是可怜啊,大大。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发现你的脸色很是苍白,眼睛紧闭,嘴唇也抿的很紧,想必是晕过去了。一时间我竟然对你产生了于心不忍的错觉。但是很快地我就没有要放过你的意思了。我说过,今天要玩点不一样的。

我将你压在那面曾给你带来不愉快经历的全身镜上,发了狠的次次顶入你的最深处。你眼睫微颤,嘴唇时开时合,身体微微缩紧,意识在混沌与清醒中徘徊。而我并不急于将你从那片虚无中拉出来。我耐心十足,甚至等到了你自己醒来的一刹那——

你眨了眨眼睛,一副有些没睡醒的模样。但很快你就意识到了不太对头的地方。你瞪大了那双充满水汽的,冬青叶般翠绿的眼眸,茫然无措的,面对着眼前的全身镜。方才意识到我的所作所为。你别过头去,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而我强行将你的脑袋扳正,迫使你认清现实:镜中倒映着的那个人,是你。

看啊大大,这就是你。这就是那个为人称道的大大啊。

后来你又被我做晕了过去。可能是因为我没来头的暴戾,也可能是你这些天来的赶稿导致的身体虚弱。但这都与我无关。我丢下那个如木偶般死气沉沉的你,扯了点纸巾简单清理了一下自己。今天玩的有些过火了,所以我打算借用你家的浴室。反正你现在也没办法反对我。

我清理的时间可能有些久了。当浴室出来了以后你已经睡熟了。你眉心紧锁,嘴唇发白,好像正做着一个不太愉快的梦。我知道每个有梦的夜晚,你都会从噩梦中惊醒,因为只要是有我的梦,于你而言便同噩梦无疑了。而且只要你还能够做梦,我就是梦中必不可少的一员。无论是过去的我也好,现在的我也好,都会是你的噩梦。不过是噩梦的起始与过程的不同罢了。

至于我为什么会这样清楚,因为我又何尝不是呢?

但我又是过分清楚了的。从第一次我对你那样做的时候,我们就再也不可能回的去了。现在的我们,说好听点儿的话叫作各取所需。你以自己的身体换取创作的自由,占据你身体的我则是从来不会越过你创作世界的雷池半步。

犹豫了半响,我做出的选择是横跨过你如死尸般的身体,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有人说,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

车来车往,有人说车传递着真情,折射着人世的变化。

而我们的情况没有最坏,却会更糟。

这就是所谓真情。

去他妈的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