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十年。

冯时。破写字的,写破字的。
梦想是填坑和画画。

今天和我娘去美乐城浪。

先去吃午饭,吃完午饭后我们去游戏厅撒野。

转了半圈瞅见一个架子鼓没人,干脆坐过去投了币,抽出来棍子敲敲打打。

之前接触的都是弱智小学生打鼓,我和拥有三头六臂的架子鼓对脸懵逼完了以后试图切歌,咚咚啪嗒试了半天,大屏幕竟是风雨不动安如山。我只好可怜弱小又无助地望向我娘,后者一脸我没生过你这么傻的闺女的表情给我指了指架子鼓中间的那两小块儿鼓面。

哦。

敲的手都快断掉了连首眼熟的都没有。我在失去亲娘的边缘想着要不瞎几把点一首算了,又觉得不太甘心。这时候我发现被我跳过去的一首里有张柯南的海报图。

我喜出望外地又给它咚咚敲了回去,点回确认再确认一条龙以后才看见了歌名,顿时傻了眼。

你说柯南主题曲有不下百首。我他娘是撞了什么狗屎运选到了这首。

Hello Mr.my yesterday.

我又看了眼难度,两星。嗯,没问题的。

我指点江山一般咚次嗒次着,基本都是毫无难度可言的一个格或两个一块儿敲的格。根本就没注意到计分器上电灯泡似的个位数。垂帘听政的皇太后终于忍不住了:“脚踩!”

我:啊???

我低头,发现架子鼓上竟然还有个踏板。好吧,西洋乐器真是让人真是摸不到头脑。于是创业未半的我只好御驾亲征,坐骑还是个现代化十足的。

皇太后很累,皇太后心力憔悴,皇太后想要夺权篡位:“两个!”

我觉得我的脑袋要掉。

方才还在高潮的战歌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敌军得意洋洋的“Game over”。

脖子上面空空如也。

等等?你们架子鼓什么毛病??一首曲子都不给放完的???

皇太后揉着我这个昏君的狗头,叹道:“走吧。”

仍沉浸在亡国之痛的我脖子上下晃了晃,提过皇太后没喝完的奶茶,拖着步子摇摇晃晃地跟了上去,宛如非天夜翔笔下的丧尸。

后来我俩又经过了那个架子鼓。就在我含情脉脉望眼欲穿的时候,我娘瞥了我一眼:“你这是想续弦吗?”

我:......

“不了。”我笑了笑,将目光投向别处。*没有湛湛青空,也没有悠悠白云,只有五颜六色的灯光试图遮掩着那道天裂。

“没什么意思,走吧。”

*缺口当中,映着湛湛青空,悠悠白云,那是一道女娲炼石也无法弥补的天裂。
——白先勇《树犹如此》

写了半天改了半天很不满意。还有的事情没写。简写丢到评论区好了。就这样吧。

怎么会爱上了他,并决定跟他回家♪

是梗。

夺梦:北京爱情故事
北城天街:灼夏
相见欢:桃花溪
伪装者:玉楼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清明上河图:吸血鬼清明x热血少年河图。同学要的
朝圣:abo有点儿强的那种。是那篇车的原构思(。)

【方王】五感缺失

#我要产粮我要开车我要给对象一个惊喜或是惊吓
#准确的说是四感......五感缺失有点可怕可我想不到题目了
#ooc专业户(。)
#没车。
#强迫症想凑五个。自抱自泣。

王杰希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皮。他方才从一个噩梦中惊醒过来。也许这梦境太过真实了,以至于他的眼皮眨与不眨,眼前都是一片叫人发慌的黑。都是三十出头的人了,他自是不会生怯了的,只是当做了凌晨时分天色过暗的缘故。

只是这夜黑的有些过分了吧。

家里的窗帘并不是那种不透光性的,即使是午夜时分也能看见窗外的繁星点点。王杰希眯起眼睛,他甚至连对面的电脑桌的轮廓都无法看见。异样的感觉从心头油然而生,除了视觉以外似乎还有什么其他东西受阻。权当是被噩梦扰了,很快地他便阖上了双眼,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眠。

太安静了。

风吹树梢的声音,钟摆滴答的声音,枕边人平稳的呼吸的声音......似乎都销声匿迹了。

......等等?方士谦?

不安的念头愈来愈烈,王杰希将手指轻轻探向了床铺的另外半边,一阵摸索后所得出的结果竟是雪上加霜。

方士谦不见了。

霎时他猛地打了个哆嗦,一股寒意蹿遍了全身。好在枕上和被底的余温还是留给了他一点期望的。他动了动嘴唇,尝试着呼唤恋人的名字。

“方......”

下一秒便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魔术师那双常年操作着鼠标键盘的手罕见的有些微微颤抖。将手指关节碰触到脖颈间那处微微凸起的地方后。王杰希咽了一口口水,刻意提高了嗓门,重复了一遍方士谦的名字。

他感受到了喉结是微微滚动着的。

他也发现了自己看不见,也听不见了。

-TBC-

———————瞎几把扯———————

“王杰希你吼个p啊带着耳塞睡觉就很了不起吗不就是停个电啊看把你吓得。”

别信。

王不留行x百花缭乱

。瞎几把扯,ooc专业户
。肉渣
。眼爹快生!!(喂??)
。想了想还是打上了两人的tag。不喜自删。



1.

在所有的神级账号卡里面,除了一枪穿云,最不善言辞的大概就是王不留行了。

倒不是说他不会说话,只是他不知道和谁说话。夜雨声烦太吵,君莫笑无耻下流,木恩又是个腼腆的孩子。索克萨尔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只可惜是敌方阵营的。

索性他就不说话了。

2.
在所有的神级账号卡里面,除了夜雨声烦,最能说会道的大概就是百花缭乱了。

从抱怨石不转查寝太严又扯到今晚上喝桃花酿约的扣1,偶尔也会感慨物是人非浅花迷人长大了不陪睡,闲的发慌了就专门跑到兴欣捡软柿子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有滋有味。

3.

总的来说,就是王不留行闷的不行。百花缭乱一刻也不带消停。所以无论如何,联盟的神级账号卡们也不会想到把这俩人组在一起的。

所以当听说这俩人搞到一块了的时候,就有人,啊不,君莫笑吐槽道这俩人不怎么般配。

“我呸,说我不消停还不够,还说他闷?嗯??谁给你的勇气说他闷了?梁静茹吗??”百花缭乱噼里啪啦大爆手速,对此表示不屑一顾。

对于恋人帮自己说话这一点,王不留行还是有点感动的。

然而这种感动在下一秒就消失殆尽了。

“那叫闷骚,不懂别瞎说。”百花缭乱啐了一口,如是说道。

4.
得了,自己还是继续闷着吧。

王不留行这么想着,然后差点被身下人突如其来的一个膝顶给弄萎了。

百花缭乱不满地瞪着他,仇恨值几乎被拉了个满,就连那双桃花色的眼角隐约沾着一层薄薄的水雾:“哈...你他妈......想什么呢!”

王不留行回过神来,冲他抱歉的笑了笑。随即一个深动作,以唇齿撕磨着他的耳垂,含混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你说我闷骚来着。”

“...啥?”百花缭乱一时没能跟上魔道学者清奇的脑回路,他晃了晃脑袋,神智却更加模糊不堪了。

王不留行也没作太多解释。他俯下身去,舌尖探出少许,专心致志地地描摹着恋人右耳的轮廓。水声在耳畔处滋滋作响,饶是百花缭乱也不禁憋红了脸。王不留行又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不过他已经听不清楚了。

听不清楚就算了。直觉告诉百花缭乱,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5.

......王不留行,王八蛋。

百花缭乱揉了把腰,暗搓搓给人下了个定义后便扯着嗓子怒刷存在感了:“王八蛋!不行!王不留行!小爷的早饭呢!!”

“...嗯?”王不留行一挑眉,甩了锅铲就往卧室里拐:“不行,是吗?”

我靠。不是,我没!百花缭乱吞了口口水,扯了扯嘴角,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来:

“没什么,魔术师先生。您忙吧,我吃柠檬就好了。”

王不留行自然是听出了百花缭乱话语里携着的火药味。不过他也没太在意,而是向他的方向凑近了些,连鼻尖都要碰在一起:“百花缭乱,还记得我昨天晚上说了什么吗?”

“哈,不记得了。不行你说啥了?”百花缭乱下意识地向后挪了挪,眼见对方眼神顿时晦明不定了起来方才意识到自己作了个大死:“额...闷骚啊。不行,呸,王不留行小爷我不就随口一说......你还当真了?”

“没错。”王不留行笑了笑,一个伸手,将百花缭乱揽入了怀里。

“而且,我负责闷,你负责骚。”

三中x你

#邯郸三中,没错就是我们学校。
#自娱自乐,脑洞清奇,内含对一二四中校服的吐槽。
#能接受的话就点开看吧。

夏天到了。你欣喜地从衣柜里翻出夏季制服,套上了上衣和裙子,系好领结。唇边擦着樱桃色的口红,蹬着擦的锃亮的小皮鞋。又对镜子整了整微微皱起的褶子,随即“跶跶跶”地出了门。

你可能有些兴奋过度了,以至于你没看见迎面而来的他。擦肩而过时,你听见了一声轻笑,以及一句嘲讽的话语。

“啧,丑死了。”

你在听到那声笑声的一瞬就知道到了那人是谁。于是你转过身去,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扯住他的后领:“喂,你什么意思啊?”

“啊,我?我对你没意思啊,是你想多了吧?”他侧过脑袋,意味不明地歪了歪:“不是我说,就你这搓衣板身材,要啥没啥的,还好意思穿我设计的校服?啧啧,还涂口红,知不知道学校不让化妆啊?”他说着,转过身来,揉乱了你精心打理过的发型。

你气急,挥着粉拳,眼看着就是一下:“那你说,我适合穿什么?”

他微微蹙额:“嗯,我想想......二中四中的企鹅装,虽然有点儿傻,但是和你比起来完全就是相形见绌。还是一中吧,锄大地的农民装还是蛮适合你的。”语罢,你的拳头便飞了过来。而罕见的,他竟然接下了这一击,海蓝色的眼瞳里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是说真的,要是当初再努力点儿的话,你没准儿已经穿上一中的校服吧?那很适合你的,真的。”

你顿时语塞,缄默着,无力地垂下了手,一改方才刁蛮的模样,用着细如蚊呐的声音嘟哝着:“要是那样,我就不会遇见你了......”

他可能听见了你说的话,也可能没有听得太清楚。只好把你的头发顺了回来,随即迈开了步子,随意摆了摆手,也不知是作告别还是嫌弃状:“总之,好好努力吧,加油啊。”

你看着他的背影,一瞬有些失神,一抹笑意不知何时爬上了你的嘴角。方要离开,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冲着他的方向追了过去。

“混蛋!一边说我要啥没啥一边还偷看我胸口!!我要杀了你啊啊啊!!!”



温柔的:

“我喜欢你,你不知道我喜欢你 ,你讨厌我。但我想让你看见外面的风景。世界很大,不要为我驻足。我想让你站在更高的地方,遇见更好的人。”

霸道的:
“我补课我考试,我乐意,关你什么事,嗯?渣渣就是渣渣,不配在我这里学习,也不配穿上我设计的校服。你的所有荣誉都是我的,但我的荣誉不可能只属于你一人,你最好心里清楚这点。你愤怒也没用哭也没用,毕竟是你选择的我,而不是我选择的你。”

↑这才是三中真面目。
狗B三中,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