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十年。

冯时。破写字的,写破字的。
梦想是填坑和画画。

今天和我娘去美乐城浪。

先去吃午饭,吃完午饭后我们去游戏厅撒野。

转了半圈瞅见一个架子鼓没人,干脆坐过去投了币,抽出来棍子敲敲打打。

之前接触的都是弱智小学生打鼓,我和拥有三头六臂的架子鼓对脸懵逼完了以后试图切歌,咚咚啪嗒试了半天,大屏幕竟是风雨不动安如山。我只好可怜弱小又无助地望向我娘,后者一脸我没生过你这么傻的闺女的表情给我指了指架子鼓中间的那两小块儿鼓面。

哦。

敲的手都快断掉了连首眼熟的都没有。我在失去亲娘的边缘想着要不瞎几把点一首算了,又觉得不太甘心。这时候我发现被我跳过去的一首里有张柯南的海报图。

我喜出望外地又给它咚咚敲了回去,点回确认再确认一条龙以后才看见了歌名,顿时傻了眼。

你说柯南主题曲有不下百首。我他娘是撞了什么狗屎运选到了这首。

Hello Mr.my yesterday.

我又看了眼难度,两星。嗯,没问题的。

我指点江山一般咚次嗒次着,基本都是毫无难度可言的一个格或两个一块儿敲的格。根本就没注意到计分器上电灯泡似的个位数。垂帘听政的皇太后终于忍不住了:“脚踩!”

我:啊???

我低头,发现架子鼓上竟然还有个踏板。好吧,西洋乐器真是让人真是摸不到头脑。于是创业未半的我只好御驾亲征,坐骑还是个现代化十足的。

皇太后很累,皇太后心力憔悴,皇太后想要夺权篡位:“两个!”

我觉得我的脑袋要掉。

方才还在高潮的战歌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敌军得意洋洋的“Game over”。

脖子上面空空如也。

等等?你们架子鼓什么毛病??一首曲子都不给放完的???

皇太后揉着我这个昏君的狗头,叹道:“走吧。”

仍沉浸在亡国之痛的我脖子上下晃了晃,提过皇太后没喝完的奶茶,拖着步子摇摇晃晃地跟了上去,宛如非天夜翔笔下的丧尸。

后来我俩又经过了那个架子鼓。就在我含情脉脉望眼欲穿的时候,我娘瞥了我一眼:“你这是想续弦吗?”

我:......

“不了。”我笑了笑,将目光投向别处。*没有湛湛青空,也没有悠悠白云,只有五颜六色的灯光试图遮掩着那道天裂。

“没什么意思,走吧。”

*缺口当中,映着湛湛青空,悠悠白云,那是一道女娲炼石也无法弥补的天裂。
——白先勇《树犹如此》

写了半天改了半天很不满意。还有的事情没写。简写丢到评论区好了。就这样吧。

怎么会爱上了他,并决定跟他回家♪

是梗。

夺梦:北京爱情故事
北城天街:灼夏
相见欢:桃花溪
伪装者:玉楼春——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清明上河图:吸血鬼清明x热血少年河图。同学要的
朝圣:abo有点儿强的那种。是那篇车的原构思(。)

【方王】五感缺失

#我要产粮我要开车我要给对象一个惊喜或是惊吓
#准确的说是四感......五感缺失有点可怕可我想不到题目了
#ooc专业户(。)
#没车。
#强迫症想凑五个。自抱自泣。

王杰希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皮。他方才从一个噩梦中惊醒过来。也许这梦境太过真实了,以至于他的眼皮眨与不眨,眼前都是一片叫人发慌的黑。都是三十出头的人了,他自是不会生怯了的,只是当做了凌晨时分天色过暗的缘故。

只是这夜黑的有些过分了吧。

家里的窗帘并不是那种不透光性的,即使是午夜时分也能看见窗外的繁星点点。王杰希眯起眼睛,他甚至连对面的电脑桌的轮廓都无法看见。异样的感觉从心头油然而生,除了视觉以外似乎还有什么其他东西受阻。权当是被噩梦扰了,很快地他便阖上了双眼,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入眠。

太安静了。

风吹树梢的声音,钟摆滴答的声音,枕边人平稳的呼吸的声音......似乎都销声匿迹了。

......等等?方士谦?

不安的念头愈来愈烈,王杰希将手指轻轻探向了床铺的另外半边,一阵摸索后所得出的结果竟是雪上加霜。

方士谦不见了。

霎时他猛地打了个哆嗦,一股寒意蹿遍了全身。好在枕上和被底的余温还是留给了他一点期望的。他动了动嘴唇,尝试着呼唤恋人的名字。

“方......”

下一秒便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魔术师那双常年操作着鼠标键盘的手罕见的有些微微颤抖。将手指关节碰触到脖颈间那处微微凸起的地方后。王杰希咽了一口口水,刻意提高了嗓门,重复了一遍方士谦的名字。

他感受到了喉结是微微滚动着的。

他也发现了自己看不见,也听不见了。

-TBC-

———————瞎几把扯———————

“王杰希你吼个p啊带着耳塞睡觉就很了不起吗不就是停个电啊看把你吓得。”

别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