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十年。

冯时。破写字的,写破字的。
梦想是填坑和画画。

#七笛#
#就是那个什么,江苏高考卷#
#手残也是我圈第一#
#强行扣题,白话流,有ooc,有bug,有车#
#被屏蔽的节奏#

之前有段时间,我在微博上更新的作品大多与开车有关。我偶尔浏览群消息时,都能看见几个粉丝在议论这件事。我也会翻翻评论区,无一例外是“赞美”“保持车速”一类的评价。而在这些人之中,从来没有出现过你的身影。即使当粉丝提及这个话题时,你不是小心翼翼的转变话题,就是干脆装成不在线。

别人或许并不清楚,我却对此心知肚明。

你以我的受伤程度来判断作品能够得到的反响,是吗?那好,我成全你,但别妄想天下能有免费的午餐。作为代价,我会毫不留情的占有你的身体。我的目的早已从单纯的泄欲到变着花样的摧毁你的骄矜与自尊,逼迫着你露出那不为人知的一面。

“大大,今天我们来玩点不一样的吧。”

我不顾你的挣扎,一把扯过你的头发。你的发质很软,蹭的我的掌心有点发痒。可我是不会在乎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的。我现在要做的,便是狠狠的噙住你的唇瓣,撕开你的衣服,将我贯入你的体内。从你的口中发出的细碎的呜咽声无疑成为了这场与其是做爱不如说是鏖战的导火索。受这声音的影响,我似乎比平时要急躁了不少,动作也很是粗暴。你拼命的反抗着我,用膝盖顶,用手肘碰,用牙齿咬。啧,这大概是你全部的力气了吧?你还真是可怜啊,大大。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发现你的脸色很是苍白,眼睛紧闭,嘴唇也抿的很紧,想必是晕过去了。一时间我竟然对你产生了于心不忍的错觉。但是很快地我就没有要放过你的意思了。我说过,今天要玩点不一样的。

我将你压在那面曾给你带来不愉快经历的全身镜上,发了狠的次次顶入你的最深处。你眼睫微颤,嘴唇时开时合,身体微微缩紧,意识在混沌与清醒中徘徊。而我并不急于将你从那片虚无中拉出来。我耐心十足,甚至等到了你自己醒来的一刹那——

你眨了眨眼睛,一副有些没睡醒的模样。但很快你就意识到了不太对头的地方。你瞪大了那双充满水汽的,冬青叶般翠绿的眼眸,茫然无措的,面对着眼前的全身镜。方才意识到我的所作所为。你别过头去,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而我强行将你的脑袋扳正,迫使你认清现实:镜中倒映着的那个人,是你。

看啊大大,这就是你。这就是那个为人称道的大大啊。

后来你又被我做晕了过去。可能是因为我没来头的暴戾,也可能是你这些天来的赶稿导致的身体虚弱。但这都与我无关。我丢下那个如木偶般死气沉沉的你,扯了点纸巾简单清理了一下自己。今天玩的有些过火了,所以我打算借用你家的浴室。反正你现在也没办法反对我。

我清理的时间可能有些久了。当浴室出来了以后你已经睡熟了。你眉心紧锁,嘴唇发白,好像正做着一个不太愉快的梦。我知道每个有梦的夜晚,你都会从噩梦中惊醒,因为只要是有我的梦,于你而言便同噩梦无疑了。而且只要你还能够做梦,我就是梦中必不可少的一员。无论是过去的我也好,现在的我也好,都会是你的噩梦。不过是噩梦的起始与过程的不同罢了。

至于我为什么会这样清楚,因为我又何尝不是呢?

但我又是过分清楚了的。从第一次我对你那样做的时候,我们就再也不可能回的去了。现在的我们,说好听点儿的话叫作各取所需。你以自己的身体换取创作的自由,占据你身体的我则是从来不会越过你创作世界的雷池半步。

犹豫了半响,我做出的选择是横跨过你如死尸般的身体,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有人说,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

车来车往,有人说车传递着真情,折射着人世的变化。

而我们的情况没有最坏,却会更糟。

这就是所谓真情。

去他妈的真情。

评论(2)

热度(16)